香港教育局局长杨润雄出席立法会会议后回答记者问题

回复

  以下是教育局局長楊潤雄今日(一月三日)出席立法會教育事務委員會會議后與傳媒談話的全文:</p>

  記者:局長,有關你之前接受內地媒體訪問提到如學校不配合調查,校長可以被教育局吊銷執照,可否具體解釋如何才會吊銷校長資格?歷來有多少位校長因為《教育條例》被吊銷資格?現在有否校長正受調查或要求法團校董會調查校長?最后想問是否有官校老師暫時調離教學職務,轉到局方工作?

  教育局局長:或許我整體說一說,因為這件事最近引起很多討論。一直以來,教育局都是尊重教師專業,而作為教師注冊的機構,我們有責任保障教師的專業。過去一段時間,的確我們看到或收到一些有關老師的投訴,我們亦留意到有小部分,我們經常說的「害群之馬」的老師,可能在其專業上被投訴或在參與一些活動時被捕,我們都會嚴肅處理每一宗個案。我們在處理這些個案時,譬如我們收到某個投訴,首先會要求學校進行調查,為何我們會要求學校作調查呢?因為學校作為這位老師或教職員的雇主,須知道其雇員在專業上表現是如何,亦要了解這些事件會否影響教學、學生,所以我們要求學校進行調查,而學校完成調查后會向我們提交報告,而我們亦會就報告再作調查。過程中,當然學校進行調查時會給予老師機會回應,待我們收到報告后,我們會一并考慮該名老師的回應。倘若我們認為該案件沒有足夠證據成立的話,我們可能完成該宗投訴,當作「不成立」處理。如果該投訴表面看來有機會成立,有表面證據的話,我們會再次發信予該名老師要求其作書面回應。所以在老師方面,最少有兩次機會向教育局提交回應。

  在調查方面,你剛才問到有關校長的職責,校長當然有很多職務,負責管理學校、專業上亦有職務,而其中一項工作就是管理其教師團隊,所以他的工作表現也要看他能否管理教師團隊,所以他是有責任適當地處理有關其負責管理團隊人員專業操守上的投訴。我們所指的配合是指配合調查工作,而不是如某些人的誤導或引導一些錯誤看法,指教育局要求校長要配合局方的看法,這是絕對不是的。因為很多時在投訴個案中,我們本身就沒有一個既定的看法,我們都是根據事實,因此我們所指要求校長的配合,是指配合我們調查的工作,盡其應負的責任。過去五年,據我所知,是沒有校長被教育局撤回作為校長的申請(應為批準)。

  而在這段時間的調查,大致上都得到校長及校方的配合,亦已向我們提交報告,有時可能我們為了再仔細了解報告內容向學校查詢;有時當我們收到多些資料時,可能要求校長作更詳細了解,但目前來說,我們沒有就這方面對任何校長,即就他們沒有配合我們的工作方面,作出任何調查。

  至于官校,有兩名老師當我們進行調查時,認為把他們由學校調回教育局作內部工作較為適合。

  記者:就局長剛才指暫時沒有校長接受調查,在現時說出校長可以被吊銷牌照這番言論,會否令教育界恐慌,覺得政府正在施壓?

  教育局局長:一直以來,希望你們可感受得到,我回答大家的問題盡量不會回避,如有人問我,如果校長不配合,政府有何權力或方法去處理,我只是根據法例去說出我的權力,不代表我現在正在進行這方面的工作。

  記者:局方昨日向教協發出較強硬的聲明,可否說一下發出聲明的原因?根據投訴指引,列明一般可考慮不受理匿名或資料不全的投訴,除非特殊情況,如緊急、嚴重或有充分證據。教師在社交平臺發表言論,是屬于緊急嚴重事件,或網上言論已屬掌握充分證據?

  教育局局長:我先回答第二條問題。的而且確,在我們給予學校有關處理投訴的指引中有提到,學校如收到匿名投訴,可以不處理,但指引亦有提到,如學校覺得情況特殊,或情況嚴重,他們也應該去處理,因為考慮點是學生的利益和學生的福祉,會否對學生構成人身安全、會否影響其學習、會否影響其建立正確價值觀,這些都是學校和教育局必須去考慮。指引是提供予學校的,而非教育局,但我們一直以來也是看投訴的嚴重性,和可能對學生的影響,而作出一些跟進行動。過去我相信也有很多人,包括教協,曾經要求我們就一些沒有提供名字的投訴,予以跟進。我們也要看事件的嚴重程度去作出跟進,因為我們要保護學生,所以這是我們如何去看待這個問題。

  至于你提到言論是否緊急或嚴重,我們的想法是,大家必須明白,我們說的言論不是指意見的表達,或對政治議題的個人意見,我們說的是一些仇恨、侮辱性,或歧視性言論,這些言論在社會的準則下,我相信都不為大部分人所接受。如果一個老師有這些想法,或表現出這些言行,究竟該老師會否影響我們的學生,會否影響其教學,這些就是我們所擔心的,也是我們為何須嚴肅處理的事情,希望大家明白。

  至于昨天我們為何會發出比較強硬的聲明,因為過去這段時間,我們就這幾方面的解釋,包括我們為何要嚴肅跟進一些投訴、如何讓每一個老師在投訴中有機會作出申辯、為何一些(教師)被捕或可能牽涉刑事犯罪時,可以作出停職安排,我們已解釋過很多次。對于有團體自稱為專業教育組織,卻不顧這些事實,而將一些自己的想法,串在一起成為「故仔」或說法,令業界制造恐慌,我覺得反而是更令我擔心的事情。所以我們必須作出嚴正聲明,令我們教育的同工更清楚了解事件,不會被錯誤的說話引導而持有可能不太好的看法。一直以來,我們尊重教師的專業。我們作出調查是希望將一些害群之馬與大部分的專業團隊分割出來,做了這些嚴謹的工作,處理了投訴,更能保障大部分老師的專業,這是我們一直希望做到的事,就是保護教師專業的操守。

  記者:局長,剛才提及有些匿名的投訴。如果有學校認為現階段不用處理,校長決定先不用處理,但就局長之前取消校長資格的言論,會不會某程度上變相令校長為了配合政府的政治思想,本身認為暫時不需要跟進匿名投訴,但因教育局指示而作出跟進?

  教育局局長:你要弄清楚,你現在說匿名投訴,但又說到政治那里去。我們討論和要求的調查絕對不是政治的調查。我們指的是如果我們發現(教師)有些言行,例如涉及仇恨、侮辱或歧視,或是教材有偏頗,這些情況我們要求學校作出調查。學校當然有他們的看法,如果學校認為不適宜調查,或者現階段不宜調查,他們可告知我們相關理據。我擔心的是如果我們收到投訴,學校如何保證教學上不會影響學生。我覺得學校對學生有責任,亦應對公眾有交代。我相信現時大部分學校也愿意調查。當然,有人認為(有些個案)只是私人發表言論,但我們的重點是有否影響教學、有否影響學生。這些才是我們一直以來最關心和擔心的事,亦是我們一直在社會上聽到很多的聲音和家長的聲音。

你感兴趣的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