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出席行政会议前会见传媒开场发言

回复

  以下是行政長官林鄭月娥今日(一月七日)上午出席行政會議前會見傳媒的開場發言和答問內容:</p>

  行政長官:各位傳媒朋友,早晨。今日是二○二○年首次召開行政會議,亦是我于新一年首次與各位傳媒見面,在此先祝各位傳媒朋友今年工作順利、身體健康。

  特區政府非常重視保障香港市民的健康和安全,我想先向大家說說近日就湖北省武漢市出現肺炎病例群組個案,我們做了的工作。特區政府高度關注,亦會全力提高戒備,采取各項監察和預防措施,減低公共衛生的風險,以保障市民健康。

  在此,我要首先清楚指出──到目前為止,香港沒有出現過一宗與武漢相關的嚴重肺炎個案,但我們不敢,亦不會怠慢。我們已經第一時間采取了適當、全面,而且是相對嚴謹的應對措施。我對我們在應對方面的工作要求有三個大原則──第一是要迅速應變;第二是要嚴陣以待;第三是公開透明。我簡單交代一下在過去數日就以上三個工作原則我們做了的工作。

  第一,在迅速應變方面。大家都留意到,事實上內地當局在去年二○一九年十二月三十一日下午作出有關武漢市肺炎情況的通報,衛生署衛生防護中心在當日下午大概六時已經發出新聞公報,表示政府會密切監察,亦提醒市民需要采取的預防措施。同日晚上,食物及衛生局局長陳肇始已經立即與衛生署以及醫院管理局,邀請了港大傳染病學專家、大家都熟悉的袁國勇教授一起給予意見;在開完會議后,亦馬上在晚上會見傳媒,第一時間交代一系列即時會采取的措施。當時的預防措施包括在出入境口岸加強健康監察、通知前線醫護人員需要提高警覺,及早轉介及隔離一些懷疑個案;食衛局亦與世衛以及相關的衛生部門保持密切聯系。

  一月二日,陳肇始局長召開了跨部門會議,目的是確保各個部門──即是說不單是衛生署和醫院管理局──各個部門都作出準備和安排,會后亦公布了各個部門正采取的措施。簡單地說,包括在機場,我們會增設專為由武漢市乘飛機抵港的旅客作體溫監測;其他的出入境管制站,例如高鐵的西九龍站,亦增派人手對過境旅客作監測。此外,港鐵、機管局和相關航空公司亦加強在列車、飛機和客運大樓的清潔。我自己亦在一月三日親自去高鐵西九龍站了解這些措施的落實情況。然后在一月三日,鑒于武漢市發現的病例增加至44宗,衛生防護中心擴大它的監察范圍──即是說無論這些病人在武漢有否去過街市或海鮮市場,只要他在病發前的十四日曾到過武漢市,醫生便應該通報給衛生防護中心,這是擴大了的監察范圍。到一月四日,政府公布了這個應變計劃,全名是「對公共衛生有重要性的新型傳染病準備及應變計劃」,并同時啟動在應變計劃中的「嚴重」級別。

  在應變計劃之下分為三個級別,分別是「戒備」(alert),「嚴重」(serious)和緊急(emergency)。我們自從一月四日啟動后,目前是處于應變計劃的第二級的「嚴重」級別。啟動了這「嚴重」級別后便會成立一個督導委員會,由陳肇始局長領導,統籌各方的應變工作。再進一步來說,如果不幸將來要去到「緊急」級別,就由我本人,即是行政長官,領導一個再擴大的委員會處理有關應變工作。醫院管理局在當天,即一月四日,進一步加強了各項措施,包括限制探病時間和探病人數。一月五日,陳局長亦會見了傳媒;昨天一月六日亦召開了應變計劃轄下的督導委員會會議,制定一些適當措施。

  從上述過去一星期的工作,可以清楚說明特區政府都是第一時間因應最新資訊和評估而采取了一些行動,可以說是分秒必爭,這就是回應我的要求──就公共衛生課題,我們必須迅速應變。

  第二個原則是「嚴陣以待」。簡單地說,我們應該用一個趨嚴,即是要更嚴格的方法來做;因為公共衛生往往應該放在很重要的位置,如果我們稍為有一絲松懈,后果可能會很嚴重。香港在過去處理傳染病的經驗告訴我們,除了要快速采取行動之外,是須要從嚴處理,不可以有任何松懈。例如我剛才說過,到今日為止,我們其實都還未有發現任何與武漢相關的個案,但我們已經把這個監察范圍擴大了──醫生如果發現任何病人出現發燒或相關病征,即是呼吸系統不適,亦曾經在病發前十四日到過武漢便要作出通報。自十二月三十一日起,到昨日中午,一共有21宗相關個案,但沒有一宗確實與武漢的情況相關,其中有七名病人已經出院,其他病人的情況是穩定的。醫院管理局會盡快提供一些化驗測試和隔離病房的設施。

  除了食衛局方面的工作,我要求政務司司長利用他早前因應今日香港社會事件而成立的跨部門行動小組;而昨天這個行動小組的會議焦點亦放在有關應對武漢的肺炎。張司長召開這個跨部門行動小組一個特別擴大的會議,與參與會議的六個政策局、十三個部門制訂了一系列措施,詳細我不說了,簡單來說,都是要加強每個部門旗下設施的清潔、清潔次數及要用一比九十九的家用稀釋漂白水來清潔,尤其是一些市民會經常到訪或使用的設施,特別是一些小朋友會去的康樂場地;政府亦會確保我們有足夠的防疫和消毒物品供各部門使用。

  至于針對非政府地方,例如商場、食肆這些公眾場所,我們會聯絡相關業界,包括地產商、旅游業、物業管理和飲食業界這些組織和企業,提醒他們需要提高警覺,并密切留意政府發布的指引,加強這些處所的清潔和消毒。

  在從嚴方面,我們需要有更好的法律基礎來支持我們的防疫工作,所以食物及衛生局將會在這星期內──我們爭取越早越好──刊憲,以先訂立、后審議的附屬法例形式去修訂香港法例第599章《預防及控制疾病條例》下的一個附表。這個附表是規范一些須呈報的傳染病,建議將目前這個情況,即是未明原因但對于呼吸系統有影響的新型傳染病放進這個附表,換句話說,前線醫生須要向當局呈報這些懷疑個案;但基本上,未有這個法律基礎,呈報工作都在進行中,所以剛才所說,已經有二十一宗已呈報,但我們需要有更穩妥的法律基礎,可以采取其他防控、防疫行動,當局亦會有更大權力可以隔離和檢疫這些涉案病人。

  我亦留意到有市民關心,現時除了由武漢來的飛機班次,在高鐵西九龍站亦有經武漢來的列車,昨早我亦要求部門要重點加強在這些港口的衛生的措施,特別是針對西九龍站里的情況。由昨晚起在西九龍站這兩班途經武漢的高鐵的乘客,我們也額外采用了手提式紅外線測溫器,換句話說,每一個經這兩班車,應該是傍晚大概七時、九時抵達、經武漢的高鐵車,每一位乘客都會接受體溫檢測,以采取防控工作。當然,在其他口岸,我們也是加強了監測工作。

  第三個原則是要公開透明。今天向大家詳細交代也是公開透明的其中一部分,讓市民掌握最新和正確的資訊是防疫工作里的重要一環,以避免任何謠言或不實評論,引起市民不必要的恐慌。陳局長自從十二月三十一日起──我剛才都向大家交代過──已經四次公開會見傳媒,亦接受了電臺訪問,交代最新情況。衛生署衛生防護中心成立了一個專題網頁以發放最新消息,而醫院管理局亦是每日公布他們向衛生署呈報了在這個加強監察范圍下的個案數字,提及過去二十四小時他們掌握的申報個案。特區政府亦分別致函全港的中、西醫以及院舍和學校,提醒市民留意情況。我很高興知道學校都沒有掉以輕心,他們都針對這件事與家長充分溝通。我們會繼續加強宣傳,包括利用社交媒體提高社會的警覺性;由今日開始,大家扭開電視或聽收音機都會更頻密地聽到或接收到我們提醒市民做防護措施的信息。

  最后,我必須在此提一提,因為過去幾個月發生的社會事件令我們很擔心在網上時常有很多假消息發布,對于全城努力去抗疫,這些假消息的傳播是非常不利,所以我在此呼吁市民,在加強留意衛生資訊的同時,一定要小心分辨資訊的真或假。事實上,這些假消息已經出現了。上星期六,網上流傳一段聲稱訪問了公立醫院一位護士的帖文,訛稱公立醫院隱瞞到訪過武漢后出現肺炎病征的病人數目,醫管局已經快速澄清,完全沒有這件事。我呼吁公眾千萬不要誤信謠言,亦不應該轉載這些謠言的帖文,以免誤導更多市民。

  防疫工作需要全城參與和全民共同努力,我呼吁市民在保持個人和環境衛生方面要采取足夠預防措施,我們共同做好防疫工作。

  記者:你好,林太,想問三方面問題。第一方面是問中聯辦主任換人這事,你事前是否知悉此事?有否了解為何王志民主任會被調職,以及新主任在會見傳媒時,無特別提到「止暴制亂」這四字,是否代表中央對港政策會轉吹和風?這是第一。第二就是問政府邀請區議員見面的情況,現在大部分民主派都表明不會出席,政府會如何處理?會否應區議員要求到十八區開會解答議員提問?另一個問題是民主派不見面的原因,是因為他們不滿政府決定落選便見行政長官,當選就只見張建宗,其實為什么政府當初有這個安排?謝謝。

  行政長官:第一,有關中聯辦主任的人事變動,我已經于上星期發了聲明,非常歡迎駱惠寧主任到港履新,我亦相信在未來日子會與駱主任緊密合作、堅守「一國兩制」、《基本法》──以他的說話──讓香港重回正軌。過去七個月在香港發生的事實在令人非常痛心,我作為行政長官是有很大的責任,亦有這承擔令香港可以重新出發。駱主任今次上任,我相信我們亦可以合作無間。就大家其他的揣測、猜測,我不會評論。

  第二,自從今年一月一日開始新一屆區議會已經運作,一如既往,我們都公開講過,無論區議會政治板塊組成如何,我們都很重視區議會的法定功能,就是就地區事務向特區政府提出一些意見,亦按著過去多年我們與區議會的合作,給予區議會的一些額外功能,譬如給予撥款讓它做一些地區工程、做一些社區參與的工作。我們是以同樣的態度來處理,這也是社會對我們的要求,都是以一致性來做。每一屆區議會上任后,由政務司司長去安排一個簡介會,連同相關的局長──一般都是民政事務局局長和一些時常都有地區事務的局長──親自向區議員作簡介,這是一向的做法。當年我做政務司司長時,亦擔任這功能,所以只是一致的做法。我在此呼吁,因為今屆有特別多新人、從來沒有做過區議員的朋友,希望他們都能夠出席這簡介會。至于官員出席亦有一套機制,這不會有很大轉變。我個人亦已經在民政事務局局長劉江華致所有區議員的信中主動表示,在我籌備一年一度的《施政報告》時,我都很愿意用某一種合適的方法來聽取意見,包括可能與區議會正、副主席會面。

  至于最后一個你提的說法,其實不是很相干的。那天由我在禮賓府主持的招待會,是由特區政府向一些退休,即已經卸任──在上一屆區議會卸任──的區議員表示致謝,并不是說要特別冷待新一屆的區議員。

  記者:林太,早晨,想問三個范疇的問題。第一,想問關于肺炎。剛才提到政府將會修例以加強一些呈報工作,想知道其實現時修例后是否都不會可以做到強制隔離?那實質如何能實行到,因為現在的定義如果再加入一些呈報、通報的定義,有醫護人員會擔心究竟哪些是須要通報、哪些不須要通報?如何解決這問題?第二,關于中聯辦人事變動。剛才林太都提到未來會和新主任緊密合作,亦會合作無間,想知道會是在哪方面繼續有這方面的合作?還有林太這番言論一出,會否擔心令社會各界會覺得中央會更干預香港,或港府會更容易接受中央的干預,令社會有更大的反響?另外,現時撤換中聯辦主任,會否擔心中央會提出撤換特區政府的班子、官員又或者甚至特首你呢?這是第二個問題。第三個問題想問關于監警會。專家小組的第一階段報告會何時推出?還有,特首之前提過的獨立檢討委員會,現時成立進度是怎樣、找了什么人、有什么委員會擔任,以及會否在那個獨立檢討委員會里加入一個傳召權?以及最后,特區政府現時的立場是否都仍是不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抑或待監警會報告出了后可以再想想?謝謝,林太。

  行政長官:幾方面的問題。第一,有關于應對肺炎的問題。事實上,今日在我們的香港法律里有一條剛才說過的第599章,稱為《預防及控制疾病條例》,所有你所提到的很多權力,例如要隔離、要呈報、要旅客填表,全部的權力都在那條條例里。要看看這條條例里賦予有關當局的權力是適用于在哪些傳染病,它有一個附表1,在這個附表1里列出所有可以動用在這條主體法例里的權力的傳染病。目前來說,在這附表里應該有四十多個這些傳染病,例如大家很熟悉的沙士或中東呼吸綜合癥都在這條條例里,所以修訂的工作只是用先訂立、后審議的附屬法例去修訂這附表,將一個傳染病放入這個附表就可以。當然,現時的問題是這個傳染病或這個與武漢相關的肺炎原因不明,即未能夠有名字稱呼這是一個怎樣的傳染病,所以我們會盡快修訂之后,向大家解釋,可能要說它是一個新型的傳染病,目前來說只能夠說它會引起呼吸系統嚴重性的影響,但未能夠說是哪一種病。這做法以前不是未有過,即是當未能夠發現它的病毒的時候,都是先要用法律賦予的權力作監測和控制,但之后如果發現了是哪些病毒,就可以正式將那個病毒的名字放進去。如果我沒記錯,中東呼吸綜合癥(MERS),即Middle East Respiratory Syndrome,亦是這樣做──在未發現的時候,我們用一個所謂新型的病體,發現了之后可以重新再作修訂。

  第二,有關中聯辦的人事變動,我沒什么可以補充。特區的問責團隊經歷了七個月,我們仍然很努力,亦很有承擔,希望可以幫香港盡快走出這個困局。當然,現時我們面對很多方面的挑戰,除了遏止暴力,回復社會秩序,我們亦要處理踏入二○二○年看來會更嚴峻的經濟衰退,失業率會上升,各行各業特別在很多人預測在農歷年后會出現大量倒閉,在經濟方面我們都是進入一個非常嚴峻的局面,再加上今日我亦要面對這個公共衛生的風險,所以有經濟、衛生、政治等各方面的挑戰。我們更需要問責團隊,包括我本人緊守崗位,以最大的意志和最堅定的決心來恢復香港社會的元氣,讓香港市民能夠安居樂業。

  第三個問題,大家要明白,監警會的工作是獨立的,我不可以代監警會向大家交代監警會現時的內部討論或工作,所以最適當是應該由監警會來處理。不過,剛才你說專家小組的第一份報告是有少許分別的,其實是監警會成立了一個自己的內部委員會做審視,然后它再邀請了幾位專家幫忙,所以并不是成立了一個所謂的專家小組。至于我提議成立一個檢討委員會去找出這次事件的深層次問題,幫助政府可以更好處理這些無論在經濟、民生甚至政治方面的深層次問題,我們沒有停止過籌備。我不得不承認在今日這樣的政治環境,尤其是越來越嚴重的人身攻擊、「起底」的威脅,去找到所需人士做這項工作是有困難的,但我們會繼續努力。我想補充一句,就是在一月一日元旦游行,我們看到一件令人極度遺憾的事,就是連法官──我們一向是非常尊重司法獨立,尊重法官是公平公正處理社會上因法律引起的爭拗,但竟然有暴徒指名道姓誣蔑一位法官,我們覺得這是對香港法治的踐踏,是不能夠容忍的。

  至于我對于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的立場,已經說過很多次,我們并不覺得應該走這條路。處理警隊的問題有既定機制,而警隊亦持續在這七個月承受了極大極大的壓力。這壓力不單是經常要處理在街頭上的暴亂事件,亦要繼續維護我們這個社會的秩序和安全,亦要承受很多來自四方八面對于警隊的失實指控,昨日亦有一宗是涉及一位立法會議員,所以我希望大家必須要以客觀、持平的態度來認識究竟香港警隊在今次這么艱鉅的社會動蕩中扮演的角色,而給它一個公平的處理。

你感兴趣的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