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制及内地事务局局长总结首日行动与传媒的谈话全文

发布者 | 2020年3月27日

  特區政府昨日(三月二十五日)安排第二批首兩架專機接載滯留湖北省的香港居民回港。以下為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聶德權和入境事務處處長曾國衛今晚在香港國際機場總結首日行動與傳媒的談話全文:

  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各位傳媒朋友,第一天接載滯留在湖北省的港人的行動今日順利完成。今日總共派出兩班包機,分別在今日下午四時和晚上七時在武漢天河國際機場出發回港。我首先報告一下今日接載行動的一些相關數字,然后我請入境事務處處長講述今日行動方面的情況。

  今日上午我與大家說過,今日第一日的行動預計接載285位香港人,今日整日兩架包機共接載281人。其中四位的落差,有一位臨時通知我們不乘坐包機,另外有三位未能通過體溫檢測,所以兩班專機有281位香港人平安回港。他們分別有121位來自咸寧市、76位來自黃石市、41位來自孝感市,其余43位分布在這幾個城市以外,亦是武漢市以外的湖北省地區,主要來自黃岡、荊州、天門、襄陽這幾個城市,他們都是有特別需要的個案,本身可能有病患、或有需要回港接受治療。年齡方面,十六歲以下的有74位,74位當中三歲或以下的有13位,六十歲以上的有13位,另外有三位有嚴重病患,以及有一位DSE(香港中學文憑試)考生。今日行動十分順利,請入境事務處處長講述一下。

  入境事務處處長:今日的行動整體來說很順利。由我們在當地接送港人到機場的過程都比較順利,以致到達機場的時間能夠做到準點,所以今日兩個航班都能夠準點出發,并準時回到香港。整體來說,今日的行動相當順利。

  記者:有些市民或議員都擔心這一班在湖北的港人回來后,他們不用做任何檢測,只需留在家中,政府有否考慮過下一批回港的港人都做一些檢測,讓他們知道自己有否感染新型肺炎?

  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首先,從湖北回來的這批香港人回港后都需要接受檢疫,檢疫方式是家居檢疫十四天,這是法定要求,必須要遵守。如果違反檢疫令會有刑責,是監禁六個月和罰款二萬五千元。第二,檢疫方式上,其實做過風險評估,我們亦諮詢過公共衛生專家,亦詳細審視內地(2019冠狀病毒病)疫情、湖北省的疫情、武漢市以外地區的疫情,以及香港的情況來作出風險評估和安排。

  首先,大家都知道武漢市以外地區在疫情上,相對于我們上一次安排包機時,即三個星期前的疫情已大幅度緩和,從個案的情況和城市交通的局部開通、有序地「點對點」放行人員跨市跨省流動,因應武漢市以外、湖北省地區風險情況降低,公共衛生專家認為(香港居民)回港后作家居檢疫是合適做法。

  第二,我們也要看看香港的疫情,我們面對的是輸入個案的風險。在過去一個星期,我們看到感染個案數目增加得很快,增加的個案(主要)都是一些輸入個案,輸入個案的主要來源是歐洲、美國和英國地區。在(本月)十七日至二十三日期間,我們總共新增199個個案,其中有31個都是在這些地方回來的香港學生,當有26個來自英國。我們留意到環球疫情發展得最嚴峻的地方是歐洲、英國、美國等地,所以我們作出的相應疫情控制、防疫措施和檢疫安排,都要因應全球疫情發展和香港疫情目前所面對的挑戰來投放資源。現時來說,如果是確診個案,當然是在醫院隔離和醫治;如果是一些確診個案的緊密接觸者,他們就需要到檢疫中心進行十四天的檢疫。檢疫中心的容量是有限的,確診個案增加時,緊密接觸者亦會增加。所以我們必須要用好檢疫中心來做確診個案的緊密接觸者的檢疫工作。另一方面在家居檢疫上,在目前歐美、英國等地的風險是高的情況時,家居檢疫也適用于這些地方。另外,對一些到埗而沒有病征的人士,如果他們來自英國、美國或歐洲這些地方,亦為他們做病毒測試,以期早些發現感染個案,能夠盡早可以將他隔離和醫治,所以也是按照風險評估來投放資源,以及作出適當的檢疫安排。今次我們接載的港人都是在武漢市以外地方回來的港人,所作的風險評估是用家居檢疫十四天的方法,所用的是由二月八日開始,適用于內地回港的人,不論是香港居民或非香港居民,家居檢疫方式都是發出檢疫令,以及在他們手機,如果有WhatsApp或微信的應用程式,要分享實時地點以得知其位置,以進行家居檢疫。

  第三,今日回來的這批香港人在過去兩個多月的時間,其實都身處湖北省地區。由疫情高峰時期到現在趨向大幅緩和的過去兩個月時間,他們基本上都經過一個嚴密的小區封閉式管理,其實他們都經歷了一個隔離的階段,他們都很緊張自己的健康情況。今次我們用包機接載他們回來的時候,我見到在社交媒體等方面,都有人問如果內地疫情趨向緩和,而香港疫情變得嚴峻,我們為何還要接載他們回來?第一,目前來說,武漢市對外交通仍然封閉、仍然未有航班可以直接回港;第二,對一些有急切需要等種種原因而希望盡早回港的港人,我們都給他們一個選擇,他們都要作風險評估,他們都要考慮回港的風險是變大或變小,這是每一個人作的選擇,所以我們有此安排。他們因應個人情況,表示希望能夠乘坐包機的時候,我們當然要照顧他們的需要。同樣地,他們亦會緊張自己的情況。

  因此,我們透過家居檢疫十四天的方式和用手機分享實時地點來做這方面的工作。如果他們的手機沒有這些應用程式,衛生署亦會給他們一個監察手帶,這個運作形式由二月八日開始一直都是這樣進行。

  記者:第一個問題,有香港居民因通過不了體溫檢測而未能乘坐上一回包機,今次這一批人士有否乘坐今次的包機回港?第二個問題,歐美人士回港后,會向他們派發深喉唾液樣本收集樽,這是一個較簡便的方式,為求安心,當局會否向明日乘坐包機回港的人士派發唾液樽以作病毒測試?第三個問題,當武漢市于四月初解封后,第三批包機的部署會否受到影響?政府會否因武漢市解封而不會那么快安排下一批包機,甚至不再安排包機?

  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第一,有一位人士在上一回,即三個星期前,未能通過體溫檢測而沒有乘坐上一次包機。在過去三個星期,當局亦密切留意他的情況,今次該名人士有乘搭這一批包機回港,亦成功通過體溫檢測。

  第二,就深喉唾液測試方面,在取辦方面并不是一件難事,但所有這類病毒測試都必須經過檢測,而檢測的能力和每日能夠檢測的數量始終有限,即使我們的公共衛生實驗室二十四小時不停運作,亦有一個容量的限制。所以,在檢測能力有限的情況下,我們必須妥善運用這類檢測,所以我們會按風險評估的情況來進行。

  第三,武漢市今日發出一個公布,武漢市已降為中級風險的地區,并會于四月八日解封。我們會密切注視有關情況,特別是對外交通的開通情況,我們會集中做好這兩日的工作,把超過五百名港人平安地接送回港,之后我們會再跟湖北省政府商討和了解當地香港人的情況,該如何處理我們到時候會再有一個定案。

  記者:今早你提過已經有12位港人在湖北省康復出院,之后安排為何?他們有沒有回港?若他們欲回港,會否為他們進行測試?你在二十一日說過,這些人回來要做病毒測試,今天回來的人暫時無做,分別在哪?

  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第一,該12位確診的香港人已康復出院,他們并不在這兩天的包機上,如果屆時他們希望回港,我們會按照他們的情況⋯⋯

  記者:他們有否回港?

  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沒有,這兩天他們沒有回港。如果日后他們有任何求助,入境處的同事會跟進。

  記者:他們會否自行回港?

  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要按照他們個人的情況處理。你另外的問題,我剛才已回答,今次回港的港人需要進行家居檢疫十四天,有關安排均按照風險評估和公共衛生專家的意見作出安排。

  記者:局長,還有多少香港人在湖北省需要求助?會否安排第三批包機?會否在一兩個星期內成行?

  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將來會否安排包機,或如何處理仍然滯留在湖北省的香港人,我們會在完成這兩天的行動后,總結有多少香港人仍在湖北省,以及湖北省本身的情況,包括其對外交通和對外開放的情況,再與湖北省政府商討一個最合適的做法,所以現時未有定案。

  記者:剛才你說有四人不能上機,現在他們是否入院?

  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是三人。

  記者:該三人是否已入醫院?明天會否仍有機會上機?

  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這三位人士到達機場時,我剛才說過,我們在上機前須進行四次的體溫檢測,該三名人士未能通過體溫檢測,所以按照我們的安排,他們未能登上專機,駐武漢辦事處的同事會安排他們返回原來的住處。謝謝大家。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