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工仔花14.5萬元娶的越南媳婦跑了,後續還有驚人發現!

发布者 | 2020年4月20日

半個月來,有壹件事情讓中國荊門市沙洋縣李市鎮的小李壹家吃不香睡不安,因為他家花14.5萬元娶的越南媳婦,目前不知去向。

大齡青年為娶媳婦著急

李今年31歲,和父母壹起在農村務農,耕種近10畝農田。並沒有什麽專長的他,也偶爾到外面打打工。5年前,家裏拿出多年的積蓄建起了壹棟樓房,雖說不富裕,但也衣食無憂,過小日子還是可以的。當然,對於當下男多女少的社會現實,他家這條件只能算很壹般,達不到到城裏買房買車的條件,娶個本地媳婦也有難度。到2019年,30歲的小李還是單身,父母都很著急。

小李家有個“近水樓臺”,但他沒有“先得月”。這個“近水樓臺”是他和父親的老表——同鎮人朱某和其叔叔朱乙。近幾年,朱乙長住越南胡誌明市,和長住國內的朱某為李市鎮及周邊像小李這樣難找媳婦的大齡青年介紹越南媳婦,從中收取中介費,在鎮內外小有名氣。至今,朱某叔侄介紹回來超過20人。這些越南媳婦,有的在當地生活穩定,有的已經離婚,也有的不辭而別。

花費14.5萬元,娶回越南媳婦

幾年前,小李的父母開始托朱某幫小李找個越南媳婦。到2019年底,此事終於有了些眉目。

小李的父母給付朱某14.5萬元後,朱某為小李辦好護照和簽證等手續,2019年12月6日,朱某帶著小李飛赴越南胡誌明市,暫住在朱乙位於胡誌明市的租住屋。過了兩天,與朱乙熟識的越南籍媒人通知越南女子阮氏金銀(中文譯名)過來與小李見面,阮氏金銀見面後表示同意。

越南媒人

又過了兩天,越南媒人租了壹輛私家車,帶著小李和朱某驅車3個多小時,到阮氏金銀老家越南西寧省西寧市盛新社盛新邑見其父母和哥哥。女方家正屋只有30平方米,是用紅磚砌成,且沒有粉刷,正屋旁邊搭了壹個簡易棚子做飯,讓人感覺非常貧窮。媒人與女方父母交談,講越南話,小李在旁邊聽不懂。

阮氏金銀的家

講完後,小李感覺應該是談成了。看到阮氏金銀的媽媽拿了越南的戶口簿之類的證件交給越南媒人,媒人也私下給了阮氏金銀的媽媽壹些錢。然後阮氏金銀和小李等壹起回到胡誌明市住了兩天,又獨自壹人返回老家。

接下來,小李壹個人暫住。過了幾天,朱乙又帶了壹個沙洋毛李的老鄉過去相親。

到了當月19日,因阮氏金銀要嫁到中國來了,她媽媽跟媒人提議,讓小李去她家玩幾天。20日早上6點多,小李搭大巴車到阮氏金銀家所在的鎮上。因阮家太小住不下,阮氏金銀就把他安排在鎮上壹家旅店住了4天,每天送2頓飯,有時還不及時。其間,阮氏金銀從不陪小李玩。雖然越南媒人說這次是“阮氏金銀的媽媽提議”去的,但小李實際上既沒有到女方家,也沒有見到女方的任何壹個家人。媒人的說法成疑。

2019年12月24日,小李和阮氏金銀壹起坐大巴車到胡誌明市,晚上乘飛機回到武漢。2019年12月25日,朱某帶著他們到湖北省民政廳婚姻登記處辦理了結婚登記,然後壹起回李市老家。

小李和阮氏金銀的結婚證

新媳婦在婆家“水土不服”

娶回了媳婦,兒子的婚姻大事解決了,李家皆大歡喜。

回家過了壹個星期,朱某告訴小李和阮氏金銀,以及他介紹的同鎮鄰村另壹對小鄭和越南媳婦胡氏,壹同到荊門市行政服務中心辦理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外國人居留許可,他們的越南媳婦可以居住到2021年1月1日(不是永久居住,要滿5年才能辦永久居住證,那時才能遷戶口)。如果不辦這個證,憑簽證只能待壹個月。

2020年1月18日,小李家趕在春節前辦了婚宴。婚禮現場收的茶禮錢1萬元全給了新媳婦。新媳婦很快通過朱某轉回越南老家去了。婚前,小李家也給阮氏金銀買了近8000元的首飾。

新媳婦娶進門,真有點難伺候。短短3個多月,她就以家人生病、去世等為由,分三次各索要了1000元寄回越南老家。至於是真是假,李家無從查證。

她為什麽常要錢?李家人從小李的表嫂說過的話中有所判斷。這個表嫂也是朱某給小李的表哥介紹來的越南媳婦,很本分,她曾跟家人說過自己盡量少跟這裏的其他越南媳婦來往,安心過好自己的日子。阮氏金銀曾跟小李的表嫂說,老家的媒人告訴她,小李在中國的銀行上班,有很多錢,但她嫁過來後發現並不是那樣,小李其實是在外面打工的。這個比小李小6歲的阮氏金銀還跟表嫂說,她在越南老家結過婚,有壹個2歲的兒子,並讓她看過照片;她還患有乙肝,媒人都知道,但隱瞞了。

阮氏金銀在李家期間,似乎很孤獨,長期待在二樓房間,很少下樓和出門,只是和朱某介紹來李市及周邊的那群越南媳婦進行電話和微信交流。平時也只會說幾句“吃飯”“謝謝”之類簡單的漢語,很少與李家人溝通。

阮氏金銀在李家似乎生活很不習慣,從不和李家人壹起吃飯,哪怕是除夕團年飯都沒有壹起吃。每壹餐都是她自己炒菜端上樓,再由小李把飯送上去吃。炒菜要什麽原材料,李家就幫她買什麽,調料都是她自己到鄰村開超市的另壹越南媳婦那裏買來的越南調料。

眾多疑惑等待解開

2020年1月,阮氏金銀說她懷孕了。等到4月,當地解除防控後,小李送阮氏金銀去醫院檢查。檢查後,小李悄悄問醫生,得知阮氏金銀有過生育經歷。這從側面證實了她對表嫂說過的話的真實性。

4月5日下午6點多,阮氏金銀跟李家人講,鄰村越南媳婦胡氏騎著助力車,帶著附近潛江市永峰村的壹個越南媳婦(會講漢語)到家裏來,要她帶去附近金馬村另壹越南媳婦家玩。李家認為當天上午小李已帶她去那裏玩過,覺得有點奇怪,但還是同意了。隨後,阮氏金銀和永峰村的那個越南媳婦徒步離去,隔了幾分鐘,胡氏也騎車離開。

過了半個多小時,阮氏金銀還沒回來,小李和父親就去金馬村那個越南媳婦家找,哪知那家人告訴他們,阮氏金銀兩人根本就沒有到他們家去。小李感覺情況不妙,立即給阮氏金銀打電話、發微信,都被拉黑。他又趕緊打電話讓介紹人朱某幫忙聯系,朱某很快回話說自己也被拉黑。李家父子隨後輾轉找到永峰村二組那個越南媳婦家,發現那個也跑了,但胡氏沒有走。

因為朱某此前向李家承諾過,這媳婦不會跑路的。現在發生跑路現象,李家父子找朱某要求退錢,認為朱某並沒有把他們當親戚看待,很生氣。到晚報記者采訪時,朱某還沒有給李家壹個明確的說法,李家已到李市派出所報了案。

小李希望通過自己的經歷,給市民警示:找個越南媳婦,會面臨語言不通、生活飲食習慣等問題,還可能受騙。

小李說,整個李市鎮有20多名越南媳婦,大部分過得並不順當。鄰近兩村的兩個娶有越南媳婦的家人來他家交流過,說各自的媳婦喜歡和家人鬧矛盾,每次鬧後要給錢才能化解。少部分過得還行,如他的表嫂,很明事理,安心過日子,不存在經常要錢的情況,去年7月還生了小孩。

如何看待李家媳婦跑路的事?

李家所在村的村支書王偉評價,按理,李家有較新的樓房,有10畝農田,雖然發不了大財,應該說過點小日子不成問題。其跑路可能確實與小李所說的語言不通、生活孤獨、飲食不習慣,還有錢的問題等有關。

記者就李家越南媳婦跑路的事向李市派出所了解情況。

民警表示,涉及到娶越南媳婦的案子,他們了解後發現很復雜,這涉及國與國之間的政策、法律等方方面面,為此,他們已向沙洋縣公安局匯報,荊門市公安局出入境管理支隊也已介入。他們目前正在從小李的案子入手,對縣域越南媳婦的整體情況進行全面摸底調查,要是案子被定性為詐騙或拐賣婦女等違法犯罪行為,將依法進行處理。

網友點評:


實在不行,放寬政策,壹部分男人變性,可以解決男女比例不平衡的矛盾。”

“大部分越南人壞得很,只想騙中國人的錢。”


國內的都沒有玩明白,還玩國外的。”


堂堂男子漢竟然找不到媳婦,怪誰?只能怪自己沒本事,這下好了,八輩祖宗的臉都被妳丟完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