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工及福利局局长罗致光就民生政策新措施接受采访

回复

  以下是勞工及福利局局長羅致光博士今日(一月十五日)上午出席電臺節目后,就民生政策新措施及《2019年雇傭(修訂)條例草案》與傳媒的談話內容:</p>

  記者:會否考慮收回繞過立法會內務委員會而交付人力事務委員會的做法?既然你都說是「先斬后奏」。

  勞工及福利局局長:當在短暫的時間內要做一個決定,如果我不做這個動議(根據《議事規則》第54(4)條,動議《2019年雇傭(修訂)條例草案》的二讀辯論中止待續,但條例草案不交付內務委員會,而交付人力事務委員會處理),接近等于有關產假的《2019年雇傭(修訂)條例草案》在本屆立法會完結前沒甚機會完成。所以,我只能夠考慮究竟是否應該在《議事規則》可容許的情況作出有關動議,希望仍然能夠在本屆立法會完結前完成立法。

  我個人不覺得這個決定是錯,但因為事前我沒有通知政府的同事,所以就這個程序上,我覺得需要向他們致歉,但我不覺得這個決定是錯。當然,究竟是否真的可以將該法案交付人力事務委員會,這是立法會在程序上議員要投票決定。

  記者:局長,想問剛才在節目提到,世界長遠的趨勢都是可能就一些福利政策的年齡限制增加,甚至有時因為這些情況引起示威。為何今次大膽將「$2乘車優惠」計劃的年齡下限放寬?未來不能再上調,可能會引起反彈,是否已經想清楚?現在放寬是否一個適合的時間?第二,想問關于法定假期。你們舉例如同取消強積金「對沖」,政府會協助主導,但取消強積金「對沖」政府最后構思的方案有pool(政府資助),商界才談好。為何有信心這次增加法定假期,政府表達了立場就代表較容易與商界討論?

  勞工及福利局局長:剛才我提到,的而且確很多就長者特別是退休相關福利的(合資格)年齡,國際間每一次當有政府想做任何調整或提升年齡,都會引起很多譬如不安、暴動,甚至很多時候議會通過了,最后都要收回。這些情況在很多國家都有出現,亦有一些國家想方法解決,透過立法如何做到長遠逐步提升合資格年齡。

  但今日談的,特別是「$2乘車優惠」計劃,它的情況很特別、很不同。因為是如何將合資格年齡降至60歲,這也是坊間比較長時期的討論以涵蓋60至64歲人士。今天而言,60至64歲人士占人口比例是高的,但60至64歲的人口總數日后會逐步下降。所以,這個政策的變更所產生的財政承擔本身只會逐步減少,而非逐步增加。當然,65歲或以上的人口會增加,但這是另一個問題。所以,純粹就合資格年齡由65歲下調至60歲本身,它所額外增加的資源沒有長遠不斷增加的情況。

  (逐步增加法定假期方面,)過往很多討論有兩方面,一是即時將法定假期增至17日,所以雇主對此有很大意見。當然今次所談的與坊間一些意見吻合,即不如逐步做,影響會較小。正如我剛才在電臺節目提到,每增加一日法定假期,工資成本(員工開支)的增加大約是0.34%,一次過(增加五天假期員工成本增加)則是1.7%,這會較高。所以,如果能夠逐步調升,我相信雇主適應的能力會容易得多,所以討論起來相信也會容易得多。當然我們要尊重商界的看法及如何制訂時間表去做,我們希望勞工顧問委員會可以得出一些共識。

  記者:有評論指,這些措施全部、大部分皆惠及長者,是否漏了年輕人?

  勞工及福利局局長:實際上如果你看(這次民生政策新措施的)標題,基本上重點都是基層;當然基層長者比較多,但基層都有年輕人。所以在今次整個10項措施中,只要大家不單看(個別措施)——當然有兩項比較針對年紀大的人,但其他項目都可能有年輕人受惠。

你感兴趣的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